首页 »

纵深|好的广场不能造太大

2019/9/11 17:25:05

纵深|好的广场不能造太大

口述嘉宾:蔡永洁(同济大学建筑系系主任)

我们的城市公共空间还缺少对普通人的关注。

 

我最常举的例子是广场建设。广场,从来就应该是一个鼓励人聚集、停留、交流的地方。而我们国内的大部分广场,更倾向于宏大开放、充满英雄主义情结的大尺度空间。它们一般只是给人看的,很少关注是否是一个普通市民喜闻乐见,喜欢去逗留、活动的空间。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同济大学参与了都江堰灾后重建项目“水文化广场”的投标。

 

当地政府当时希望建一个大型广场。我们认为,好的公共空间必须吸引老百姓驻足停留,广场尺度不能太大,否则不亲切。一个大广场,仅仅摆几个艺术雕塑,老百姓是不会自愿走进去的,他们需要的是餐馆、商店、文化等休闲设施。本着这样的原则,我们在广场上设计了两栋2到4层楼高的建筑,希望以此吸引人流。

 

据说决策时争议很大。几家方案中,有人认为同济的方案最差,因为我们在广场上设置了房子,把广场变小了。而我们当时就是特别想把这个广场的尺度变小,以营造亲切宜人的效果。虽然专家给了我们高分,但在规委会上争论一直不停。

 

作为一个研究城市公共空间的学者,实践中最怕的就是设计了一个广场,结果造好了没人去。这样肯定让我不敢在同行面前继续“厮混”,更不敢在学生面前讲解我的理论和思想了。

 

我时常告诉学生,作为一名设计师,要面对的矛盾真的很多。在建筑设计中,功能和造型是很快可以驾驭的; 真正考验人的,是你的价值追求。个人的体会是,一点不折中,走不通;但有些属于价值观的东西,必须想办法坚持。

 

一个公共空间,怎样才能使老百姓喜闻乐见,显得人性化?我觉得要符合以下几点。

 

首先,尺度恰好,不能太大、太空洞。不然人进去以后,会觉得自己渺小,没有亲切感。

 

其次,要有足够的活动支撑,比如商店、餐饮、画廊等,可以让室内外空间产生互动,不用交门票就能随便进出,比如人民广场上的上海博物馆那样。

 

第三,具备一些人性化的细节元素,我把它称为“城市家具”,好比一些家具被放到了城市里,有座椅、凳子、遮阳设施、小型售货亭、小型树木等等。在我的词典里,这些不起眼的城市家具可能对空间整体构成并不产生决定性影响,却对空间的品质、人的活动起到关键支撑。

 

我曾在欧洲生活了14年。居住最久的城市是多特蒙德,在德国算是大城市,有60万人口。我居住的公寓紧邻一条四车道大马路,当中还设置了两条有轨电车轨道。后来有轨电车被放到地下成了地铁。于是,这条马路上的空间就多了出来。城市议会就开始讨论,一讨论就是两三年,最后的结论是把它压窄,在路边或马路中间造房子。这个故事当然容易让人将其与我们中国今天的大马路建设对比性地联系起来。

 

目前国内对城市公共空间的认知,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别。可能今天我们在意的、认为现代的东西,常常是别人100年前认为好的东西,而今天别人早已不认为好了。

 

我不敢说,我们需要100年才能认识到这些问题,其实已经有人认识到了。就像现在上海一些中心城区,已经开始研究如何将空间做得更人性化、更满足老百姓的日常需求。一方面人们慢慢地对房子质量、公共服务等提出更高品质的要求;另一方面,老百姓的呼声高了,相关部门这方面的意识也会提高。

 

我在欧洲生活时,看到他们在过去几十年里,不断自发地提升自己城市的空间品质。而那些宏大的建设,终有一天,会让你觉得“空洞”了、“落伍”了。